寒十九

主营魂蛋❤️灿兴 副all兴
中篇易烂尾 长篇易弃坑
更文随缘

【枪影】我的男人

*破镜重圆老梗 

*文笔渣 还有点烂尾 慎入

*微士潇囚酒 设定未结婚且相伴多年

*人物极度ooc 天雷

*第四季特别篇糖分吸取的产物

李锦曾经想过,分手以后再见面会是怎么样的情形。因为这是在所难免的问题,他们向来亲密无间,以炒cp公然秀恩爱的方式谈着最正大光明的地下恋。

说是地下恋,其实知道的人也不少。李锦数了数:没脖子的,帮主,老流氓囚大,酒神……其实该知道的都知道的差不多了,哪里是地下恋呢。正是因为知道他们的恋情,节目上开着或真或假的玩笑,却从来都小心翼翼的把握着最后的底线。毕竟,都是过来人,哪里不知道他们的艰辛呢。

即使是在文化开放,求同存异的二十一世纪,同性恋依旧是很多人嗤之以鼻避而不谈的话题。即使有那么多人说着同性恋无罪,却也有那么多人说着同性恋真恶心。这个社会本就不那么宽容,所以那么多人的苛刻也就不那么难理解了吧。

李锦他从来都知道这条路有多难走,这是条于大部分人不同的小路,无数人的人会戳着你的脊梁骨骂你,有无数声称爱你的人会百般劝阻,希望你回头,无论你是否天生就属于这条路。

少帮主那样开朗的人,不也差点抑郁?他曾经看过帮主家人里来闹的样子,直到现在他都心有余悸,如果不是jy替他挡下那些拳打脚踢,替他分担那样恶心的淫言秽语,帮主可能真的会在医院里躺着。他不知道到底是谁的精神和思想更龌龊恶心,明明是他们借着莫须有的罪名来定罪一个从未做错的人,用语言来侵蚀他的心灵,用拳头来伸张他的“正义”。好在这数年来,jy这个素质极差的没脖子从未放弃过帮主,不论什么样的艰难险阻,他们都熬了过来,终于过上了他们自己想要的生活。

李锦也为帮主松了一口气,他知道的,在那些年里,jy是他仅有的救命稻草,如果连jy都放弃了他,可能帮主真的再也不会是那个爱笑的开心果了,他会坠入深渊,万劫不复。

酒神那样高傲的人,不也放下了所有的荣誉光辉,放下了性子与尊严,只求得善果吗?他认识酒神时间不短,知道他有多骄傲,有多好胜。那次出柜,是他见过最脆弱最卑微的酒神了。如果不是爱的如此深,如果那个人不是囚徒,不可一世的他怎会露出这样的一面呢。

囚徒更不用说了,那样离经叛道不走寻常路,不也照样差点断了一条腿吗?他被打了一天一夜,却硬撑着不肯说一句放弃酒神的话,最后昏迷住院,浑身皮肤没有一块是好的。终于换来了家里不干涉他们生活的结局。

李锦他清楚,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如果走这条路,这条几乎看不到希望的路,迎接他的,将会是怎么样的命运。他这几年越来越圆滑老练,不比当年初入江湖有棱有角的模样了。他的性子在一点点被这个社会磨掉,他的坚持也一点点在松懈。或许将来就有一天,他会找一个各方面还不错的姑娘,结婚生子,过着不是他理想却是这个社会理想的生活。可偏偏,偏偏遇到了他,北影李斯。

他们几乎是一见钟情干柴烈火,南枪北影如童话般的相爱,一切都是那么和谐。他们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对手,最好的知己,最好的恋人。没有比他们更加契合的存在,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叫嚣着:“就是这个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就莫名其妙的分手了。他以为他会是那个先坚持不住说放手的的人,但是,是李斯先说的分离。理由说的天花乱坠追其根本不过就是他们的年龄到了该成家的时候了,他们不是能够肆意说爱的年少之时,家庭父母长辈压的人喘不过来气,也是时候说放弃了。

其实放弃一个人多简单啊,不过是不再联系,不再想起,不再问候,不再相爱。

多简单啊,比盘正反逻辑多重逻辑永远站不对边的狼人杀简单多了,可是如何不爱呢,这颗心,这颗他已经放弃的心如何不再爱呢?

放弃一个人这么难啊,你总会在家里闻到他存在过得气息,在街道看到他经过的身影,在那些熟悉的地点想起共同的回忆,以及在心里感受最真实的爱恋。

其实答应节目组扮女装是很偶然的决定,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或许是不想用平常的自己去面对李斯,那个曾与他朝夕相处的男人。

节目特别篇中有链子的存在,结果第一天晚上法官就提醒他被连,他想看看是哪个胆大包天的人连了他,没想到睁开眼睛,是那个他最想见到又最害怕见到的人。

凭什么,凭什么你这么容易就影响我的心绪。凭什么,凭什么说放弃的也是你现在来撩拨我的也是你。

你也不过是仗着我喜欢你而已。

不过,既然你愿意玩,我就陪你,谁先认怂谁是狗。不就是撩人,不就是节目效果,谁不会呢?

“我的男人为我悍跳,我都不给他投票。”

“小女子求求你,不要毒我的男人。”

“我很悲伤,是因为我眼睁睁看着他为我悍跳,我却无能为力。”

“我只想请女巫大人,不要毒我的男人。”

5号玩家,李斯,我的男人。

其实这是第一次这么正大光明的说出这种话,纵然是开玩笑,纵然是穿着女装,统统都认了,能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说出一直想说却从来没有说出的话,我终究没有辜负这段感情。

“他们欺负你,我就咽不下这口气。

“我们1.5两个狼,别的没有,诚信还是有的。“

“不允许再嘲讽我们1号5号两个情侣狼了,好不好”

情侣狼?情侣?北影不愧是北影,分手了这么久,如此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情侣的也只有他了。是吧,我的男人?

“是。”

“什么?”

“我在回答你的问题,我是你的男人。在节目上,你不是已经冲着全国观众承认了这一点了吗?”

李锦哪成想自己心里的吐槽不小心说了出来,还被来到第二现场的李斯听了去。他不知道李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样玩弄他的感情,很有趣吗?

李斯看出来李锦的想法,拦住他即将出口的话音和处于身边握紧的拳头,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我们回家说。”

“李斯,你tm看清楚了,这是我家,不是你家。你前面搬出去的时候怎么不知道这是你家呢?”

“东西无所谓,只要你人是我的,这就永远是我的家。”

“李斯,你tm就是魂蛋。”

李锦把茶几上的烟灰缸超李斯砸去,和他想象的不一样,明明只是砸中胳膊,李斯的反应很不同寻常。他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把李斯的衣服扯掉,出现了他从未想过得一幕。

“你……”

“没关系的,过去了,不碍事的。”

“这就是你和我分手的原因对不对,你回家压根不是去相亲结婚,你是回去出柜了对不对。靠,你什么都瞒着我。“

“如果我现在就带你回去,根本无法预测你受到的伤害,我不能这样做,我是你男人嘛。”

“混账,魂蛋。”

“再混账也是你的男人,再魂蛋也是你的老公。”

“恩……我的男人。”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