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十九

主营魂蛋❤️灿兴 副all兴
中篇易烂尾 长篇易弃坑
更文随缘

【逆水寒】缘镜

【小奶猫和小野猫】

小奶猫全身雪白,只有肉垫鼻子和耳朵是淡粉色。
从小被哥哥宠大,一点也不懂人心险恶。
最喜欢爬主人的腿,为什么主人那么高啊,要个抱抱好费劲的。
被人凶了也委屈屈的舔爪子,然后天真的露出软乎乎的肚皮。
主人蹭蹭我的小肚肚心情就会好了,哥哥就是这样的。
主人不要不开心啊,那给你玩我的小肉垫好不好,要轻一点哦。

小野猫梦想做一个狂拽炫酷的总裁,拉风的身后跟着一堆小弟。
结果为保护被流氓欺负的弟弟弄的满身都是伤。
呵,这点痛算什么,哥还能再战500年。
嘶嘶嘶,这个蠢人类包扎怎么这么不温柔,还是我弟弟可爱。
本来想一爪子挠上去,但是看在蠢人类担忧的眼神上。
我就原谅你这次哦!

华灯初上

*微现背 瞎写 不要上升

*有车 慎入


-


“艺兴啊,你家那位看到预告片还指不定怎么吃醋呢。”

今天老六位忙里偷闲的聚上一聚,酒过三巡后张艺兴已经晕乎乎的了,纵然各位哥哥宠着他没灌酒,以他自己一杯倒的酒量也早已不复清明。听到师父的话,本就因为酒精作用泛红的白嫩皮肤更是抹上一层不为人道的艳色,昏昏沉沉的嘟着泛着水光的小嘴近乎撒娇的语气回着师傅调侃的话语。

“世勋......世勋他才没这么小气呢。”

听到他的话语,五位哥哥更是噗嗤一下笑出来。自从上次演唱会他单拎着他那小男友介绍,纵然没有说的那么清楚明白,可是十指相扣的双手和那十足的不好意思,五位成精的哥哥哪里看不出来他们宠着的小羊早被人拿下了,约莫着也早都吃干抹净了。

黄渤哥丝毫没有作为造成“那位”吃醋元凶的自觉,更是开口道:“你家那位啊,一看就是醋罐子,把你护的紧的不行,生怕别人把你抢了去,恨不得把你锁在他身边一辈子才好。”

张艺兴早被哥哥们调戏惯了,闻言倒没有露出哥哥们所想的模样,反而是想到什么似的露出了正在恋爱中的思念心上人的微笑,嘴里更是喃喃着“世勋”。

五位哥哥实在是不堪忍受这十足的少男怀春的样子,想着也吃的差不多这局该散了,便把张艺兴的助理召来送他回家。

张艺兴虽然喝醉了,却反常似的没有一丝困意,坐在保姆车的后座静静的看着窗外。那万家灯火,繁星千丈,无一是为他所留。

他想吴世勋了。

他也是个凡人,拥有七情六欲。纵然在外面再怎么不卑不亢风度有佳,在喝醉了酒的夜晚,也是会思念的。他爱吴世勋,这毋庸置疑。若非深爱,怎么可能在这如履薄冰的娱乐圈保持着这么一段高压的恋情。不是没有想过永远不捅破这层纸,当一辈子彼此心知肚明的好兄弟。但是他终究是逃不过爱情布下的天罗地网,爱了就是爱了。他做不到明明互相相爱却假装兄友弟恭互相折磨的戏码,那就恣意的谈一段无愧天地无愧内心的爱情。

在这段感情开始的时候,他就知道他要面临的是什么。无数的人劝他放弃,又有无数的人想他这不过是一段不宣之于口带着年少气息的轻狂,不得长久。可他就是要用实际行动证明,吴世勋是他的爱人,要和他生同襟死共穴的爱人,是他堂堂正正宣之于口的爱人。

他磨搓着怀里的锦盒,他已经快二十七了,年龄不小了,是时候要找机会要把他的小男友套牢了。

等他把锦盒塞进怀里,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

他的吴世勋,在家门口等他回家。

明明刚刚还看着手表,微蹙着眉头带着焦急在橙色的灯光下仔细的辨认着他的车牌。在他下车的瞬间就收起别处的眼神和心神,全身全心都是他。

暖色的路灯打在宛如上帝雕刻出的最完美的面孔上,英俊的男人带着无尽的柔情望着他的眼眸。

一眼万年,大抵如此。

等他回过神来,眼泪已经不听使唤掉了下来。他已经二十七岁了,也是个走过风浪见过世面磨砺过生活的男人,可是此时的他像个小孩一般不顾一切的超吴世勋跑去,罕见的毫不羞涩的索取着爱人的拥抱和肩膀。

华灯初上,他的爱人在等他回家。


颠暖倒凤

小美人 6

*长途车 (虽然此章没车)

*ooc 不要上升

*emmm……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这篇了(可以重温前文)

*过渡章 下章开车

-

6.

“朴灿烈,你干吗抢我的人?”吴世勋一回来就发现自己心心念念的小美人被朴灿烈给欺负了,忍不下这口气的吴世勋把张艺兴哄睡着了以后挥拳就要招呼朴灿烈。

朴灿烈一手拦住吴世勋的拳头,压低了声音说:“世勋,我可是你哥。”

“靠,你又不是我亲哥。就算是亲哥也不能和我抢艺兴,他是我一个人的。”

“他怎么就是你的了,你要不要进去问问他到底要选谁?更何况当初钱还是俊勉哥掏的呢。”

金俊勉一看到这两个祖宗就要打起来,连忙拦下。他仔细想了想,以这些狼崽子的性子,这种事肯定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与其让吴世勋次次大闹一顿,还不如直接把话说开了。于是他当机立断趁着大家都在的时候召开了家庭会议。

“俊勉哥,你意思让我共享,这不可能!”吴世勋拍着桌子站起来,气哼哼的反驳道。本来他以为就朴灿烈这个傻大个一个人肖想他的艺兴,结果合着所有人都对他的小艺兴心怀不轨。他到底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摊上了这一群倒霉哥哥。

“世勋,你冷静点,其实我们谁又何尝不想独占他呢?”朴灿烈把激动的吴世勋按在座位上。其实他的心里也不好受,他从未想过自己会陷入爱情里,今生唯他不可。以他的相貌和地位,什么样的小男生小女生没见过,什么样的人弄不来,多少人爬过他的床,可是他从来没有心动过。就心动了这一次还被吴世勋捷足先登了,到头来自己不能独占。

吴世勋望过朴灿烈的眼睛,顿时明了了,和他的眼神一模一样。待他仔细的看了所有的哥哥一眼,才知道大家都一样,陷进去就出不来了,无一例外。

“世勋,其实我们从来没有把艺兴当过奴隶。他那样的美好,我甚至不敢想象他落在别人手里的下场。我时常庆幸,幸好我们去了那场拍卖会,幸好你发现了他。”

吴世勋听着金俊勉的话语叹了口气,他又何尝把艺兴当过奴隶呢。他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捧给他的艺兴,他的小美人。

“世勋。”

看到大家都回头看他,张艺兴顿时羞红了脸。他刚刚睡醒发现等了好久才回来的世勋不在身边,这才揉着刚睡醒的眼睛出来找世勋。

吴世勋抱住从楼上蹦蹦跳跳下来找他的张艺兴,顿时嘴角咧到了耳朵根,他知道他的艺兴是想他了。

“世勋,我听俊勉哥说你回来,我偷偷留了曲奇给你哟。”

虽然他是偷偷在吴世勋的耳朵边说的话,但是在座的都不是一般人,听得一清二楚,反应最激烈的当属边伯贤。

“嘿,艺兴你从我手里抢下的曲奇原来是偷偷留给这小子的,你看我晚上怎么惩罚你。”“

张艺兴朝边伯贤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躲在吴世勋的背后,像是一点也不害怕边伯贤来抓他。

”艺兴,你想吃什么?我等等给你做?“

”哇,嘟嘟最好了,什么都可以的,嘟嘟做什么都好吃。“听到吃的,小吃货松开了抱着吴世勋的双臂,蹦跶到都暻秀的面前,趁他不注意偷亲了一口,然后装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望向别的地方。

吴世勋有一瞬间的恍惚,艺兴的变化太大了。和刚刚被他从笼子里救出来完全不一样,那时的他战战兢兢的看着别人的眼色生活,小心翼翼的讨好,对自己奴隶的身份看的清楚。可现在的张艺兴才是自己,会撒娇,会恶作剧,分明是被宠坏了模样。

他知道哥哥说的没错,也知道唯有哥哥们的爱才能使张艺兴变成这个模样。

”艺兴,你喜欢我吗?“吴世勋少有的郑重的问着张艺兴。

放在从前,张艺兴是不敢想这个问题的,毕竟身份的差距太过悬殊。他是被买回来的奴隶,可吴世勋是主人,奴隶喜欢主人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可如今的他可以堂堂正正的回答:”喜欢。“

他每每想起来,都觉得自己幸运,能遇到这八个人,改变了他的命运轨迹。他时常觉得自己贪心,每个人他都无法放弃的喜欢,无法割舍的爱恋。

他们九人,合该天长地久。

张艺兴回答完了吴世勋的问题以后看着大家的眼神,噔噔噔的跑到自己的房间拿了一盒饼干出来。

“珉锡哥,我喜欢你。“

‘俊勉哥,我喜欢你。“

”伯贤,我喜欢你。“

”倩倩,我喜欢你。“

”灿烈,我喜欢你。“

”嘟嘟,我喜欢你。“

”钟仁,我喜欢你。“

”世勋,我喜欢你。“

每告白一次就给一块小饼干,等八个人都拿到饼干了看着他的时候。张艺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吃了我的小饼干,你们就是我的人了。”

吴世勋朝着哥哥们说道:”你们说的,我同意
了。不过,他今天是我的。“

十年贺

*世勋生贺

*现背向 胡乱写 不要上升

-

“我们到此为止吧,很谢谢你陪我走过的路,接下来就分开走吧。”

女孩松开和男孩十指相扣的手,站在喷泉前微笑着冲男孩说道。她看着男孩不知所措想要说话却不知从何说起的样子,终究是鼻头一酸,强忍着在眼睛里打转的泪水,咬了咬牙继续说道。

“我曾经真的以为爱情可以战胜一切,可是现实真的太残酷了,我熬不过去异地恋了,对不起。”

说到异地恋的时候女孩像是想起了太多或是甜蜜或是辛酸的记忆,使劲的攥了攥衣角,终是没有克制住自己背过身去,想要给见最后一面的恋人留下微笑的回忆。

正如当初两人在喷泉前初见时的样子一般。

女孩强忍着打颤的声音说完最后一句话后,留下的只有离去的背影。

男孩伸手抓去,只有空气和自己逝去的爱情。男孩望了望自己空空的手,长叹一口气,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无人的街道留着太多的回忆,男孩终是蹲了下来,捂脸而泣。

-

“咔!”

导演满意的喊停,今天是杀青戏,吴世勋出乎意料的几乎全部一条过。今天的戏份是身为情侣的男主女主分开,导演本来以为看上去没有什么恋爱经历的吴世勋情感和人物会把握的不到位,没想到男孩的挣扎和痛苦,分手后的崩溃与绝望都表演的淋漓尽致。好几个场助小姐姐都在旁边偷偷的抹眼泪。

“可以啊,你小子。”

导演拍了拍吴世勋的肩膀称赞道,好心的提醒他别忘了过几天的杀青宴。吴世勋打起精神朝导演道谢鞠躬,副导演摄影师也一一道谢后才回到自己的化妆室。

不是他今天演的好,是因为男主的痛苦他都一一经历过,那种只能看着心爱的人一点点离开的感觉他时常能体会,只要想到那个人,他总能想起以前从未经历过得喜怒哀乐。他人生大部分的情感,好似都献给了那个人。

吴世勋捂着脸,正如他刚刚演的一样,挣扎和煎熬丝毫不差。

我该拿你怎么办呢,我的哥哥?

他在恍惚间看的哥哥,他的张艺兴在门口看着他流泪的样子,却转身离开了。

哥哥,不要走。

他想空中抓去,想要抓住梦境里的哥哥。却只抓住了苦涩的眼泪和飘渺的空气。哥哥,你别离开我。

-

等他从戏里的情绪渐渐走出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宿舍。奇怪的是,平常充斥着吵闹的叫声的宿舍却是空荡荡的安静。他把鞋脱下后仔细的看了看宿舍,真的没有一个人。成员们都出去了吗?

脱鞋的时候却被橱柜上的奶茶吸引了注意,正好奇这是谁买的奶茶的时候,看到了压在奶茶底下的贺卡,是手写的“一年”。

是十分熟悉的字体,带着缱绻的爱意和回忆,他有点不敢置信的望着贺卡。思绪却飘到了第一年的今天。

那时候的他才刚刚进公司,那时候的张艺兴还是个在人群中并不显眼的小胖子,两人也仅仅是见过面的陌路之交。真正认识起来也不过是十年前的今天,练习结束后准备去找朴灿烈金俊勉一起通宵庆祝生日的他遇到了同样结束练习的张艺兴,比起他的不知所措,那时候还相当活泼的张艺兴有点意外却不尴尬的冲他打着招呼,把手里还未开封的奶茶递给他,用着并不流利的韩语冲他说道“听说明天是你生日,生日快乐啦。”说完就并不留恋的冲他挥手拜拜,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或许是张艺兴的眼神动作太过真挚温柔,亦或是被张艺兴突如其来的祝贺惊喜到了,他捧着还带着温度的奶茶,嘴里喃喃自语道张艺兴的名字。

第一年的他才真正的记住张艺兴。

后来,也和张艺兴没有什么交流,直到那天。他想起来什么的四周环顾,果然看到了比起平常来说放的十分瞩目的雨伞。果然在其中找到了写着“两年”的贺卡。

其实练习生的记忆太过久远和单调,让他记忆犹新的事情并不多,可想起第二年的练习生涯,他总能想起来雨伞下的张艺兴。

那天的天气十分恶劣,从公司出来时月亮已高高挂起,除了漆黑的天空还伴有着令人畏惧的暴雨,他正感叹幸好早上朴灿烈往他包里塞伞的时候他没有拒绝,就发现了准备硬抗暴雨跑回宿舍的张艺兴。他的手快于脑子行动,一把拉住已经减肥成功白净清瘦的少年。

“哥,你没带伞吗?”

“啊,被别人借走了,我想着跑回去也没什么事的。”

吴世勋莫名的来了一股火气,一言不发地拉住哥哥白嫩的手腕拽到自己的伞下,带着哥哥往宿舍走去。

张艺兴敏锐的察觉到吴世勋的脾气,可看着他拿着伞仔细的罩着自己,即使被暴雨打湿身体也要倔强护着自己的样子没来的一股感动。弟弟还没有张开的身体变的高大起来,很久没有感受过得安全感笼罩着自己。

“世勋,谢谢你。”

被送回宿舍的张艺兴露出甜甜笑容,用酒窝安慰着板着脸的弟弟。

“哥,我只是......想让你好好照顾自己,自己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吴世勋终于把憋了一路的话说了出来,他总在茶余饭后能听到张艺兴的消息,被奉为练习生之神的中国人。他也不是没见过受伤了偷偷抹药的张艺兴,明明只是普通朋友,甚至是对手,但他的心里总是隐密的泛起心疼。这个人,为什么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呢?

“好。”

吴世勋读懂了张艺兴眼中满满的感动,读懂了他不曾言说的心绪,读懂了他的痛苦与快乐,悲伤与喜悦,就这一瞬间,他仿佛认识了张艺兴许久。

与君初相识,犹似故人归。

第二年的他才真正认识张艺兴。

吴世勋把手中的伞放回原位,把贺卡紧紧的握在手里,朝着衣柜走去。衣柜最显眼的地方是破旧却被缝好仔细收藏的牛仔裤,他拿起牛仔裤,果然在口袋里找到了“三年”。

那条裤子承载了太多过去,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他看到这条裤子,想起当时的场景,依旧心疼不已。

当年的吴世勋不是不知道公司里练习生竞争的有多激烈,也不是不知道暗地里有多少人使阴招,也同样知道,作为中国人的张艺兴受到的排挤可能远比其他人更多。

可当他亲眼看到有心术不正的练习生把张艺兴柜子里的衣服裤子剪烂,把银针藏在鞋里的时候,还是没忍住爆发了。

“你在干什么?!”

吴世勋冲上去揪住练习生的衣领,就在拳头即将落在脸上的时候,不知道多时候出现的张艺兴拦住了他。虽然不知道哥哥的原因,但他的身体和脑子都下意识的遵循哥哥的命令。吴世勋看了看冲他摇头的哥哥,深呼了两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松开练习生被攥出印子的衣领,放手的那一刻还是没忍住朝后狠狠一推,吼道:“道歉!”

那练习生踉跄了一下, 抹了抹嘴角,痞里痞气毫无诚意甚至带着挑衅的意味的说道:“对不起呵。”

吴世勋还是年轻气盛的年龄,缓和了半天才控制住自己没追上去给早已离开的练习生一拳。

“哥,他经常这样吗?你干嘛要忍着这种人渣?”

“世勋,公司是不让打架的,被查到的话就永远和出道无缘了。他们已经过了能出道的年龄,却又不甘心如此,在公司里混混日子罢了,巴不得能和你一换一呢。”

“世勋,你和他们不一样,总有一天你就会站上舞台正式出道的。”

吴世勋看向张艺兴直视他的眼睛,在张艺兴的眼眸中望见了山川河流,晴空汪洋,落入繁星万千。他终于明白,张艺兴的眼从未被那些见不得光的阴暗玷污,他的眼中装的是梦想和天下。

“哥,你也会的。”吴世勋由衷的说道。这不是安慰鼓励,是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他已经能想象到张艺兴在舞台上发光发热的情景了,不,张艺兴这个人,在哪都会发光的。

“恩,将来总有一天,我们会一起出道的。”

那夜无星无月,吴世勋却觉得那几乎是他能想起来的最美好的夜晚之一。那夜的张艺兴是璀璨的星河,吴世勋是烂漫的弯月,他们并肩朝未来走去,绝不回头,永不放手。

第三年的他才真正接近张艺兴。

吴世勋把玩着手里的贺卡,想着他们的第四年,那是改变人生的一年,他们的出道年。那年的他们终于站上梦想的舞台,享受鲜花和掌声,也同样承受流言蜚语谩骂质疑。那年的他们从公司的练习生成长为EXO的一员,从竞争对手变为朝夕相处亲密无间的队友。

也同样是那年他们分割两地,各自进行着永无止境的行程活动。会在闲暇时通话,或是诉苦吐槽,或是分享喜悦,或是互相鼓励。想要把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分享给彼此,亦不想错过对方生活中的一点一滴。他们是对手,在专业上比较进步,他们是队友,在生活中互帮互助,是兄弟,是伙伴,也是亲人。

那么第四年的回忆,哥哥会藏在哪里呢?是两人练习时湿透的衬衫,还是两人节日护送的礼物,亦或是曾经拿下的奖项?

吴世勋环顾四周,最终走向了厨房。果然如他所料一般,厨房有碗还冒着热气的粥,粥旁边是写着“四年”的贺卡。他尝了尝味道,险些哭出来。这是哥哥亲手煮的,他无比确信。他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吃过哥哥亲手做的饭菜,但是他却依旧无比自信能品尝出哥哥和其他人的区别,这无关于蓓蕾感知,这是一种本能,深入骨髓的本能。

那年的他曾经病过一场,不幸中的幸运是在没有行程和活动的时候。发着烧的他被勒令在宿舍休息,不知昏睡了多久后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张艺兴。

一眼万年。

心脏像是不受控制一般的跳动,带着缠绵悱恻的心思,装着胡作非为的小鹿,直直的指向张艺兴。

吴世勋从未觉得自己有过青春期,比起同龄人的需求和欲望,他显得寡淡漠然。从未因为少女姣好的面容白嫩的身体红过脸,也从未因为或可爱或成熟的漂亮女生动过心。

但偏偏就是捧着粥的张艺兴,带给他了前所未有的心动的感觉。那种直击心脏的跳动,直击灵魂的颤抖,让他无暇思考心动的对象是同性别的同队的哥哥。

吴世勋捂住自己的心脏,晕晕沉沉的想,他可能到青春期了。

十八岁的爱情总是那么突如其来莫名其妙却又干净纯粹唯他不可,没有利益纠缠,没有目的手段,未来和现实离他们太远,只用珍惜现在。那只是纯粹的心灵和荷尔蒙的共鸣,一眼万年,一瞬一世,他意识到,不论前路如何,他都将永远是他的朱砂痣。

带着爱情味道的白粥也格外的好喝,即使嗓子到了咽东西都疼的地步,吴世勋依旧就着张艺兴的手一勺一勺的喝了个干净。就连饭后吃他平时最讨厌的药时,都乖巧的不像样,只眯着月牙眼盯着张艺兴,用酒窝里的甜份抚慰被苦药虐待的舌尖。

在后来他同哥哥说起的时候,张艺兴还调笑道他被一碗白粥就轻松收买的光荣事迹。

哥哥的任何东西他都照单全收甘之若饴,也只有哥哥能让他如此轻易就沦陷,至死方休。

第四年的他才真正喜欢张艺兴。

吴世勋没有丝毫的犹豫就打开冰箱寻找抹茶棒,这是他和哥哥关系转变最重要的存在。果然,一打开冰箱就找了贴着写着“五年”贺卡的抹茶棒。往嘴里塞了一根抹茶棒,回忆着第五年的抹茶吻。

十八岁的吴世勋,表情管理并不怎么优秀。喜恶都清清楚楚的写在了脸上,哪里能藏得住喜欢张艺兴这件事呢?身为队长和吴世勋舍友的金俊勉第一个发现了这件事情,本以为只是少年心性误入歧途,便和吴世勋进行了促膝长谈。

“哥,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错的吧?那喜欢长相出众身材优越艺术细胞丰富为人谦逊努力的人更是人之常情吧?那我喜欢蕾哥又有什么错呢?”

“哥,你要说的我都知道。我不会贸然行动的,没有十足的把握我还是会乖巧的做好弟弟。 我会不留把柄的慢慢来,直到有一天蕾哥能够接受我,直到有一天我们能站在顶峰,不受任何人的左右,不用在乎任何人的看法。”

金俊勉有些真情实意的慌张,吴世勋的言语太过果断干脆,像是在心里想过无数遍说过无数遍一般。他可以确定,吴世勋不是少年人的思春,而是真情实意的爱情。忍得住喜欢,即使稚嫩却依旧在认真的规划着未来,并准备一步一步行动。这是最可怕的,因为吴世勋已经陷进去了,完全没有回头的意愿。

可金俊勉看着吴世勋灿若星辰的眼睛却说不出拒绝的话,谁家少年不怀春?仅仅是因为作为艺人,就要放弃自己所爱,甚至可能是一生的伴侣吗?他回答不上来。

而金俊勉默认的条件就是吴世勋的约法三章,在金俊勉的提醒下,吴世勋收敛了不少,在台上极力克制自己的行为,努力装不熟。

但总有意外的发生,而《中国爱大歌会》就是这个意外。

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摆在吴世勋的眼前,哪有放弃的道理。即使有队长暗中拍手提醒,他终究还是过了界。

哥哥的嘴唇比他想象还要香甜可口,哥哥的反应比他想的还要可爱诱人。哥哥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而他得到了哥哥的初吻。

在这一年里,他对哥哥的搂搂抱抱的小动作越发多了起来,他让哥哥一点一点熟悉自己的存在,一点一点接受自己的感情。而这场亲吻,让他看到了哥哥的反应,并非无情。

到了该收网的时候了。

哥哥,我赌上一身的爱意,赌你也会喜欢我。

第五年的他才真正相爱张艺兴。

吴世勋把抹茶棒吃完才把已经空了的壳子扔到垃圾桶里,走向他们第六年的回忆。张艺兴空了许久的桌子上放了当年写歌时的手稿,正是在多灾多难的2014年的《约定》,和旁边显眼的“六年”贺卡。

2014年的他们遭受了太多,却握着彼此的手撑了下来。那时候吴世勋几乎天天生活在恐惧了,害怕哪天早上一醒来,张艺兴就离他而去了。不是他信不过张艺兴,只是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短,友情爱情正处于最微妙的时间段。他害怕他们的爱情阻挡了哥哥的事业,可私心又希望他们能长长久久的一起走下去。

而打破他的顾虑的是哥哥的承诺:“世勋,我不会离开的,我想和你们一起走下去。”

只要哥哥说,他统统都信。

《约定》也应运而生。至今他每每唱起这首歌,都会下意识的看向哥哥的方向。还好你还在,还好没离开。我想和你一直走下去,走过明枪暗箭刀山火海,走过人潮拥挤高处胜寒。世界那么大,一生那么长,我不能没有你。

吴世勋哼起手稿上的歌,“我依然挣扎要抱紧你,不可能有人去代替,就像我们的约定。”

第六年的他无条件相信张艺兴。

第七年的纸条到底在哪?吴世勋翻遍了自己卧室,成员们共同的客厅也没有找到,最后灵光一闪奔向了厕所。厕所的镜子上明晃晃的贴着“第七年”的贺卡,他把贺卡摘下来放在手上,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

第七年的他们正如所有所有磨合期的情侣一般,经历吵架和冷战。而他们又太忙了,缺少身心的交流和沟通,感情差点走到尽头。最厉害的那次冷战持续了两个月,连一直对他们感情抱迟疑态度的小哥哥都担心了起来。这次感情危机连小哥哥都惊动的原因是,这是张艺兴单方面的,吵架后的一个星期吴世勋就憋不住的示好,张艺兴却迟迟没有和好的意思。直到两个月后,张艺兴约他谈谈,他真的以为是要说分手。

“世勋,这两个月我想了很多。我甚至一度想要和你分手,所以故意远离你。可我做不到,你不知道多时候就融入了我的生活,无法割舍。我不知道多时候就把整颗心递给了你,既然你帮我保存着,就一辈子别还给我。”

吴世勋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厮混着扒光了对方的衣服进了浴室。他是了解哥哥的,他知道哥哥是个隐忍而强大的人,很少把感情放在嘴边,都是用实际行动来表达。这段话,是他有史以来听过最甜的情话。既然哥哥这么说了,他一辈子都不可能放过哥哥了,不仅是整个心,连同哥哥的灵魂和肉体,都要烙上他的痕迹,交由他来保存。

(肉渣见微博)

“以后哥哥和我冷战一天,我就在镜子面前干你一次哦。”

“不......不会了...呜。”

第七年的他才真正得到张艺兴。

第八年的话,应该是那张照片吧。吴世勋走进自己的房子,在照片墙的面前停了下来。每张照片都是一段故事,吴世勋看了看满满当当的墙,原来不知不觉他们已经拥有这么多曾经,原来不知不觉就已经相伴着走了这么久。

2016年的元旦张艺兴从中国赶回韩国,想要和许久未见的恋人一起过节。让他惊讶的是,吴世勋竟像转性了一般没有拉着他在床上厮混,反而是颇有浪漫气息的拉着他去海边看日出。

2016年的海和2014年的海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是这回的日出只有两个人,或者说,只有一对恋人。

他们在日出的时候拥抱许愿,愿这一年大家都平平安安开开心心,愿这一年大家都能朝着梦想更进一步,愿这一年他们能常相见。他们在车里亲吻,不同于床上的侵略霸道,带着阳光味的吻诉说了彼此的爱意和未来的期盼。他们没法天天亲吻,日日拥抱,所以每次接吻亲热都会极尽缠绵,不吻个天荒地老海枯石烂誓不罢休。

接吻后的张艺兴整个人都是通红的,软软的趴在车窗上看着升空的太阳。那日阳光正好,暖色的光辉轻撒在张艺兴的身上,像是九天上的仙子落入凡尘,就那一刻,吴世勋按下了快门。

这样好看的仙子,是他的。

第八年的他相伴于张艺兴。

吴世勋从仙子哥哥的回忆里挣脱出来,第九年的贺卡他已经知道放在哪里了。 去年的他做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情,他向家里出柜了。

而出乎他的意料的是,他的父母像是早已知道了一般,既没有对他怒目相视,也没有对他拳打脚踢,反而是平淡自然的接受的这件事。

他的母亲看着愣在原地的他,笑着解释道:“我养了你这么多年,还能看不出来你的心思?你看着他的眼神和你爸当初看我的眼神一模一样,是怎么都装不出来。我和你爸也商量过了,不要孩子不结婚也无所谓,只要你们开心快乐就好。世上那么多人,能遇到爱情得有几个,能最终守住爱情得又有几个呢?你能遇到爱情,本来就是幸运的事情,我们不会阻拦你的。哪天有时间可以让他来家里坐坐。”

吴世勋看着母亲从卧室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他,“这本来是给儿媳妇买的,你哪天给他吧,把它融了重新打个样式。”

后来他在张艺兴的生日时送了出去,只不过张艺兴一直没有像他母亲所说的融了重新打,而是小心翼翼的保存着,这几乎是他收过得最珍贵最感动的礼物,收到的不仅仅是饰品,更是吴世勋母亲对他们爱情得祝福。

第九年的他出柜于张艺兴。

吴世勋已经集齐了九张贺卡,回忆了他们九年的过往,那么他们的第十年会在哪里呢?他想了想,他去过了他和张艺兴的卧室,去了客厅,去了厨房,去了厕所,只有最后的阳台他还没有到过。

拉开窗帘的一瞬间,他看到了站在阳台的哥哥冲着他笑,他有点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纵然知道今天所有的惊喜都只有哥哥本人才能做到,但当他真的看到站在眼前的哥哥时,还是带着不可思议的激动。等他又仔仔细细地看了哥哥后,才忽然发现今天在化妆室一闪而过的哥哥衣服就是眼前哥哥的这套,他没有眼花,哥哥今天真的在化妆室看他。

“今天一定是第十年印象最深刻的一天了,所以就提前把‘第十年’给你。”张艺兴说着把手里第十年的贺卡递给了吴世勋。吴世勋正想问为什么,却被张艺兴单膝跪地的动作吓到无法呼吸。

“今年是我们认识的第十年,是我们相爱的第五年,也是你的生日。我们在一起是你先开的口,我们相爱后也是你先出的柜,今天就让我主动一次。”

吴世勋看到哥哥从怀里掏出了盒子,他觉得世界上所有的语言都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他狠狠地掐了下自己的胳膊,才能确定这不是梦境,眼前单膝跪地的哥哥是真实存在的。他猜到了哥哥要说什么,甚至已经要憋不住的回答我愿意了。他从未想过哥哥能做到今天这步,也从未想过有这么大的惊喜等着他。最终还是没憋住眼泪的他抹眼睛的时候听到了哥哥的话。

“吴世勋,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我愿意。”

这就是他们的第十年。

牵着手 一起走

*白色情人节快乐

*微现背 R18 未成年误入

*脑洞源于我做的梦,梦到哥哥和🐠看电影结果被弟弟发现,吃醋了。没想到写出来超了字数,第一次写这么长的肉,快点来夸我。

五年 00

*点梗 现背向

*中篇 易烂尾 慎入

【勋兴】真相是假


BGM:真相是假(阿鸣)


ps:第一次做视频 献给最爱的cp       


(侵权删)

人鱼王子

*和春节没有什么关系的春节贺文

*R18

-

“哎呀,爷爷,你不能再给艺兴哥讲这个故事了,要不然啊,他又会偷偷哭很久的。”

“白白,你不要乱说,我.....我从来没有偷偷哭。”

本来下定决心好好听故事再也不会掉眼泪的张艺兴气呼呼瞪着边伯贤,这个臭白白,又不给他讲故事,还老是打断他听故事。明明小美人鱼的故事很好听啊,只不过为什么最后会变成泡沫呢,为什么美人鱼就不能和人类在一起呢。

边伯贤看着明明已经成年却依旧可爱到不可救药的张艺兴,呼了呼他的小卷毛。张艺兴啊,身为一只纯种血统已经成年的美人鱼,却总想着变成人类去陆地上玩,还天天听小美人鱼的故事。他是真怕他刚上岸就被坏蛋拐跑,还傻乎乎的卖着小酒窝撒娇呢。

“爷爷爷爷,现在的药水是不是不会像以前那样有副作用了?”

张艺兴眨巴眨巴星星眼,十分好奇的问着爷爷他想知道的问题。他已经成年了,可以去岸上找王子了呢,听说陆地上的王子都可好看了,他一定得去看看。

“是啊,不过艺兴啊,你听爷爷说,陆地上......诶,艺兴你去哪啊?”

“嘿嘿嘿,谢谢爷爷啦,我要去找我的王子了。”

“诶诶诶,王子殿下,我的王子殿下啊,您听小的们说,这真的没有美人鱼。”

“是啊是啊,小的们保证这真的没有美人鱼的。”

随从们都被这个王子殿下准备跳进海里的动作吓得不行,他们以为朴灿烈说找美人鱼只是开玩笑的,谁知道乘船到了海上,这个缺根筋的王子还真准备跳进海里看有没有人救他。要知道这可是国王和王后最疼爱的王子,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们全都得被扔到太平洋里喂鲨鱼了。

朴灿烈看这些人如临大敌的样子,知道回自己的舱室休息。等他睡了一觉再出来,已经是傍晚时分。他看了看被橙色落日渲染的平静海面,有点失望。他自从听过小美人的故事以后,就再也没有忘掉。他总在做梦的时候能梦到有只漂亮的小美人鱼和他打招呼,冲他微笑,还同他撒娇。

梦里的小美人鱼有着白嫩的肌肤,即使是最耀眼的珍珠,也没法媲美他的白皙。有着星星一般耀眼的眼睛,冲他眨眼的时候,像是有亿万颗星辰落入了他的怀抱。还有着最醉人的酒窝,伴着暖色的夕阳,他望见了仙子的绝唱。

他已经走了很多的汪洋,却一直没有找到小美人鱼的线索,但是最近他越来越感觉到,他的小美人鱼在朝他靠近。

“你......是王子吗?”

清脆的汽水音,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又奶又糯的声音唤醒了朴灿烈的意识。他在心里暗道,是了,他的小美人鱼也合该是这种声音。他抬起头来,看见了水里冲他微笑的小美人鱼,在夕阳的余辉下,毫无防备心的露出小酒窝眨巴星星眼问他。

是了,这就是他的小美人鱼,魂牵梦绕许久终于出现的小美人鱼。那句话怎么说的,你眼里的春和秋,胜过我看过得一切山川和河流,一眼万年,不过如此。

“是的,我叫朴灿烈,小美人鱼你呢?”

“灿捏?我叫张艺兴哦,你都知道我是美人鱼啦,那你为什么不跳下来呢?”

“啊?跳到海里去?”

“是啊,灿捏你不跳下来,我怎么救你啊?”

朴灿烈看到小美人鱼苦恼的挠了挠头,委屈巴巴的望着他。他一横心就真的跳进了海里,等着他的小美人鱼来救。

张艺兴也十分配合的救起他的王子,不过,这里离岸边是不是太远了啊。不过,把灿捏放到船上也是一样的吧。可是,接下来的他是不是该离开灿捏了,可是灿捏这么好看,他舍不得离开他。

即使浑身湿透也毫不在意的朴灿烈看了看正在纠结的小美人鱼,“你为什么要救我啊?”

“不救你,我怎么和你相爱呢?”

朴灿烈感到心脏被一击而中,他的小美人鱼比他想象中还有撩人,明明眨巴着无辜天真的眼睛,却问出这样的问题,真是个小妖精。

“你能变成人吗?”

“可以哦,我已经喝过药水了。”

话音刚落,小美人鱼就变成了清秀可人的少年,迈着一双修长纤细的双腿朝朴灿烈走来。他压根不知道自己有多危险,就像森林里的兔子被猛兽包围,却依旧喝着泉水撒着娇,丝毫不知道他下一秒就会被扑倒。

已经呼吸沉重的朴灿烈连忙以最快的速度把浑身赤裸却还散发着可爱的张艺兴带回自己的舱室,压在床上问道:“那你走路不会疼吧?会不会有副作用?”

“不会的,灿捏王子这是在关心我吗?”

即使兔子被猛兽扑倒,还毫无防备的睁着大眼睛冲猛兽撒娇,想要和猛兽一起分享今天的山间泉水是多么好喝。

“是的,不过我不叫灿捏,我叫灿烈。”

“灿烈......”

“恩,乖,等等好好叫。”

接下来的故事,就是小美人鱼从未听过的了。不过,我想他会喜欢上的。

-

PS:这几篇肉写的我快精尽人亡了,大概很久不会写肉了。大家新年快乐哟,爱你们。

【关周】过分

*一发完的小短篇

*ABO设定 R18慎入

*第一次尝试关周 极度ooc 慎入

*不评论就哭给你们看 委屈巴巴
-

 

整个长丰支队,没有人不知道周巡喜欢关宏峰这件事情,毕竟那一口一个揶揄暧昧的关老师和带着私人情感的无条件信任不是大家闭着眼睛就能看不到的。

 

但是关于周巡为了追关老师而声称自己是omega这件事情,大家发表了不同的看法。

 

汪苗:“师傅,我知道这两个alpha在一起是不容易,可也不是不可能啊。你看我和茜儿........好吧,迟早会在一起的!”

 

周舒桐:“周队,现在社会可以接受两个alpha在一起的,你不用这样委屈自己。”

 

高雅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安装子宫。”

 

赵茜:“周队,关老师是很理智的人,不会因为你是alpha而改变自己感情的。”

 

........

 

毕竟在整个支队的眼里,破起案来没日没夜,执行起任务身先士卒,体力战斗力都远超一般alpha,拥有强横烟草信息素日天日地的周队怎么可能是omega。

 

“结案报告写了吗?卷宗整理完了?都他妈的闲的蛋疼是不是!靠!”

 

把这群看起八卦来一个比一个精明的小王八蛋们赶出去后突然发现自己即将进入发情期的周巡知道自己不能留在支队,连忙勾了勾手,叫住准备离开风暴中心的汪苗。

 

“汪儿,来。”

 

“师傅....我....我错了,这.......打人不打头。以后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嘿,你小子。”周巡停住抚摸汪苗头发的手,往刚才接受他抚摸的发丝上拍了一下。“我先走了,有事打电话。”

 

周巡发情前争分夺秒的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准备接受为期并不长的发情期。不是他不想用抑制剂控制自己,但是以前没日没夜的工作加上每次发情期抑制剂使用过量导致他激素紊乱。如果再这样不加克制的胡乱使用抑制剂,会导致功能缺陷,变成一个beta。

 

如果是上着大学刚分化的他,会觉得由一个缺陷型omega变成beta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在遇到关宏峰后,他时常庆幸,他特殊的体质。因为缺陷,可以和关宏峰并肩作战,因为是omega,所以他总有一天会让关宏峰标记他。

 

分化的那天,医生给出了诊断:假alpha型omega。意思就是拥有同alpha媲美的体力和智商,在未发情时不受alpha信息素的影响且自己信息素呈alpha的特征,还拥有同一般omega相比极其短的发情期。只不过虽然生殖腔有子宫,却很难被标记,受孕率也是极为低下。

 

他倒是不怎么在意难被标记难受孕,毕竟那时的他哪能想过有一天他能心甘情愿的雌伏在另一个alpha的身下,心甘情愿的被标记,被当成一个omega。

 

从分化到现在的十几年,他从未说过自己是omega,以他极其具有侵略性的烟草味信息素,自然没有人把他当作omega。他本来也乐意以这样的身份工作生活,但是全他妈是因为老关,他变的开始庆幸自己是一个omega,一个专属于关宏峰的omega。

-

R18

-

PS:大家情人节快乐啦,第一篇关周文就算是情人节的礼物啦,有ooc的情况还请多担待。其实看剧的时候是站双关的,结果硬是被各位关周坑的大大一把拉进关周,躺在坑底出不来了。看了很多小甜饼和肉治愈了我半个月的丧,所以,谢谢关周圈的各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