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十九

主营魂蛋❤️灿兴 副all兴
中篇易烂尾 长篇易弃坑
更文随缘

我的狼妖老公 3

*甜甜甜的小甜饼

*狼妖勋×书生兴



张艺兴最近十分烦恼,呜呜最近吃肉吃的很多,睡眠时间也变得很长,而且在以肉眼的速度变大。他是没有养过小动物,可是小狗狗不会成长的这么快吧,会不会是小狗狗生了什么病啊?

而被张艺兴惦记的不得了的吴世勋最近可是兴奋的紧,以他现在恢复的速度,过不了多久就可以重新拥有法力呢。到那时候他便能成功化形,要是能像小书生一样好看就好了。不对,应该要小书生高一点,最好高一个头,这样把小书生搂在怀里就方便很多了。

村里没有大夫,张艺兴便抱着吴世勋找了村里常年养动物的王叔。王叔的家里养了很多鸡,如果不是担心吴世勋的“病情”,张艺兴是绝对不会轻易踏入此地的。不过今天好奇怪,平常一见他就拍打翅膀,追着他的尖尖嘴鸡变得非常安静,瑟缩在角落里。张艺兴第一次抬头挺胸的快步走过这段路,顺利的来到王叔的家里。

“王叔,您帮我看看,是不是呜呜生病了。它才刚出生没多久,可是最近精神不好,而且长的好快啊。”

“小张啊,不是王叔我不帮你。可是这分明是狼啊,而且看体型已经成年了。”

“狼?……”

“小张,这……要不你还是把他放生吧……”

一直乖乖在张艺兴怀里睡觉的吴世勋突然听见有人要让小书生抛弃他,不高兴的朝着王叔瞪眼,还警告似的呲了呲牙。吴世勋看到眼前的人类害怕的抖了一抖,才满意的合上非常有威胁力的獠牙。有害怕蠢书生真的听了这人类的话,不要他了,可怜兮兮的拿头拱了拱张艺兴。

张艺兴从来不知道他养的呜呜是只狼,心里抱着是王叔看错了的侥幸。可是刚刚他也看到了吴世勋可怖的獠牙,又想起吴世勋十分喜欢吃肉,还曾经咬了他,便知道王叔所言不假。

狼是天生属于草原的生物,怎么可以当狗狗养,况且这样会不会给村子带来威胁。张艺兴认真的想着王叔的建议,想要下狠心把呜呜放走,让他去寻找自己的草原和世界。却在呜呜拿头拱他的时候心软了下来,他从来不害怕他的呜呜,即使刚刚听到了呜呜是狼的消息,他也相信他的呜呜永远不可能伤害他。

“王叔……呜呜他一直很乖,我再想想吧。“

张艺兴抱着吴世勋回家,怀里的呜呜一反近日的沉默,不停的撒娇卖萌求安慰。可是他忘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已经不再是小奶狗的样子,而是十分巨大的成年狼的模样了。如果有路人看见这一幕,一定会吓得不轻。好在张艺兴总是能读懂呜呜的情感的,呜呜是真的害怕被抛弃。他知道被抛弃的感觉,做异类又怎么样,只要不妨碍别人,只要自己随心便好。他顺利顺吴世勋比起以往硬很多的皮毛,安慰的说道:“我不会抛弃你的。”

走到家门口,才发现不同以往。门口是他十分熟悉却又十分不想见到的井柏然,他的小井哥哥。井柏然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他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开门邀请小井哥哥喝茶。

“艺兴,发生了什么?你怎么突然离开京城了?”

张艺兴看到井柏然担心又迷茫的表情,知道他是真的不记得大婚前那夜发生的事情了。他终于放松下来,“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出来走走,小井哥哥你怎么来这了?”

“我回京城后一直没见你,便去找你,你……是不是和伯父闹了什么别扭,父子之间没有隔夜仇……你要是有什么不好说的,我帮你说,想来伯父也会卖我这个面子,”

“况且……如今你……”

张艺兴知道井柏然的意思,他在京城之时,也是非日铸雪芽君山毛尖不饮,非缂丝绣服不穿的贵公子。如今却是粗茶淡饭粗布麻衣,自然让井柏然又震惊又心疼。

“现在的我看起来是不是很有文人风骨啊……嘻嘻嘻。“

井柏然自小和张艺兴一起长大,哪里不知道他看上去温顺乖巧,实在别扭固执的很。若是他认定的事情,定然是改变不了的。不过看张艺兴如今的样子,也不算过得太差,可是在他眼里的张艺兴,应该是享用这天下最好的东西都不为过,更何况受如此委屈呢。

评论(14)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