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十九

主营魂蛋❤️灿兴 副all兴
中篇易烂尾 长篇易弃坑
更文随缘

[all兴]醉逍遥 5

*甜甜甜

*初恋达成初吻成就

*又名《论小兔子吃醋的后果》

————————————————————————

5.
灿烈看着正在万人瞩目中行拜师礼的小兔子,不禁感叹,小兔子天赋当真是是惊为天人,而且努力的程度也绝对不比他的天赋差,早上还没天亮就开始修炼,直到晚上半夜才停止,一天十二个时辰九个时辰都在修炼。要不是他因为修为还在练气阶段身体还是凡身肉体,估计连饭都不会吃,觉也不睡了。

可是小兔子的进阶速度实在是快的有些吓人了,这才三个月,小兔子已经是练气后期了。这速度要是传出去得吓死多少人。一般修仙者从练气到筑基要修炼五年,有得甚至要修炼十年,就算是天才也至少要修炼两年左右才能突破练气到达筑基修为,自己从练气到筑基也修炼了八个月,而就连打破了记录的世勋也用了七个月。可是以小兔子的速度修炼下去,估计四个月左右就可以成功筑基了。

天灵根当真的名不虚传,自古以来,只要发现是天灵根的修仙者,基本都伴随着鼎炉体质,最多也就是修炼到筑基元婴,就被人残害了。纵然有些没有被魔道抓去当做玩物,也被正道中道貌岸然的一些人当做鼎炉了。所以有记载以来,也只有那个是独角兽,在独角兽一族庇护下一直没有被人发现是天灵根的鼎炉体质的LAY得以飞升。

今天就是艺兴正式拜师的时候,由于艺兴是掌门人李秀满的关门弟子,所以拜师典礼尤为隆重,各大仙宗都派长老和亲传弟子前来观礼。按理说只是收徒仪式,不应该惊动各大仙宗的长老,但是谁不知道太清仙宗独树一帜的收徒制度,收的徒弟不出意外就是未来的各大峰主,而且这回最让人好奇的就是掌门人竟然受了一个只是练气阶的徒弟。

众人看似向李秀满祝贺收了一位资质出众的关门弟子,礼物一一个一个的往张艺兴那里送,实则不断用神识探视张艺兴这位掌门人关门弟子的体质,可是一个都没有成功,因为在拜师大典之前李秀满已经给张艺兴下过护体屏障,除非比他修为还要高的人,否则谁也没办法探测出来张艺兴的体质。

在拜师典礼后的宴会上,张艺兴看见了想吃的仙宴,刚落座准备包餐一顿。世勋和灿烈以闪电般的速度坐在了张艺兴的两旁,而伯贤和钟大悔恨自己就晚了这一瞬间,只能坐在灿烈和世勋的旁边。而等张艺兴的反射弧回归后,才发现自己面前的盘子里堆了小山高的自己喜欢吃的菜色,而世勋和灿烈还在往里面布菜。

“灿烈师兄,世勋师兄,我真的吃不下了……”

这话虽然有效的停止了两人布菜的行为。但是他感受到了两人不同寻常的眼神。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叫了什么称呼,这几人都不让自己叫师兄,哪有这样的嘛。

“咧咧,世勋,你们别生气了好不好……”张艺兴见灿烈和世勋不开心了,连忙用自己的小奶音安慰,还揪了揪灿烈和世勋的衣角。

灿烈和世勋听到软软的小奶音,哪还能不开心,恨不得把这只奶兔子揪到怀里好好欺负欺负。这奶兔子,总是诱人犯罪而不知啊。

吃完饭后,世勋眼疾手快的拉走了小兔子,美约其名指导小兔子的功法和仙术。

朴灿烈正一个人往住所走去,还没到地方,就被拉住。他转头望去,是一张美若天仙的脸,他思考了一下道:“若离师妹好,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

花若离,是幽泉仙宗掌门人的掌上明珠。不说在仙界的地位,光是单灵根的天赋和倾国倾城的脸蛋就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与她结为双修伴侣。可她偏偏在朴灿烈拜师典礼的时候就对他情根深种。

花若离咬了咬下唇,一双美眸含情带怯的望着朴灿烈,双颊上泛起了红晕,双手缴着手绢,一副十足的小女生情态的说道:“灿烈师兄…你知道的…我…我一直”

像是实在不好意思把自己的心思就这么说出来,花若离握了握拳,下定了决心的似的,趁朴灿烈不注意,抱住了朴灿烈,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轻声说:“我真的很喜欢你。”

“咦兴……”就在花若离给朴灿烈告白并且抱住朴灿烈的时候,恰巧就被一起回来的世勋和艺兴看了个正着,听的清清楚楚。

世勋还没说什么,就看到了他的咦兴眼眶红红的,像一只攒了一大筐胡萝卜正准备吃回家却发现那么大一筐胡萝卜都没有了,委屈的耷拉着耳朵的兔子。

兔子因为胡萝卜……不对,因为害怕朴灿烈不要他了而难受。可是,咦兴,我也好喜欢好喜欢你啊,为什么咦兴的眼里只有灿烈哥呢。明明我的喜欢你的程度绝对不亚于灿烈哥对你的感情。咦兴你怎么就看不到呢,你多时候才能回头看看我呢。

张艺兴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为什么看到有个漂亮的小姐姐给他的咧咧告白就难受,心里还委屈的不行,咧咧是不是不要自己了,他要是不要我了怎么办啊,要是咧咧长的不那么好看,对自己不那么温柔,自己会不会不会这么难受啊,都怪他不好,呜呜呜。

等灿烈摆脱了花若离回房间才发现他的小兔子蜷缩在被子里,头也捂在了被子里,只露出几根软乎乎的呆毛。

等朴灿烈把小兔子从被子里挖出来,才发现小兔子的眼眶红红的,连眉梢都露出委屈的模样。看的他心疼的不行,小兔子怎么了,是不是世勋那个狼崽子没保护好他,让他受欺负了。

“宝宝,怎么了?”

灿烈本来是想要安慰委屈的小兔子,谁知道小兔子一听到他的声音更委屈了。

“咧咧……咧咧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我以后乖乖的好不好……你不要不要我。”

灿烈一听这话就知道小兔子可能看到了花若离抱他。自己当时是没反应过来,可是一反应过来就把她推开了。小兔子一定是误会了。

灿烈一看到小兔子的眼睛盛满了泪水,委委屈屈的抱着他,他心疼的不行,手忙脚乱的给小兔子擦着泪水。

“我不会不要你的……这一世都陪着你好不好。”

小兔子听到他的咧咧温柔的给他保证,眼泪终于停了下来,但是心里还是有说不上的一丢丢委屈,一抽一抽的吸着鼻子。

朴灿烈想着今天花若离的告白,和小兔子的委屈,心里终于明白过来,小兔子这是……吃醋了?

心里有说不上的欣喜,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情感。把低着头扑在自己怀里的小兔子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低头吻住了小兔子。

等小兔子的反射弧上线,灿烈的舌头已经撬开了他的牙齿,要和他的舌头共舞。

呜呜呜,小兔子脸突然红了,眼睛瞪的大大的,灿烈这是……和自己接吻?

灿烈发现小兔子突然主动起来,两只白藕一般手臂搂住自己的脖子,甚至青涩的回应起自己。看着羞的连指尖都在颤抖的小兔子还是主动的回应着自己,灿烈觉得此刻甚至比成功飞升还要快乐。

“张艺兴,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

评论(3)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