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十九

主营魂蛋❤️灿兴 副all兴
中篇易烂尾 长篇易弃坑
更文随缘

[all兴]醉逍遥 2


*甜甜甜

*又名《论如何哄兔宝宝的100种方法》

————————————————————————

2.

朴灿烈在度过让他觉得最愉快的五天以后,自己的伤势也好的差不多。至于为什么是最愉快的五天,当然是因为这五天有兔兔可以抱啊,还可以亲亲兔兔的小兔爪,然后看着小兔兔的耳尖变红,再去含兔兔的耳垂,最后看着小兔兔要爆炸一般的红脸蛋。这种生活真是太美好了,可是钟仁还在等着他采的极地火莲呢,他伤好的差不多了,也该回宗门了。可是一想到要是以后都见不到怀里这只可爱的不行不行的小兔子,朴灿烈突然感觉心脏好难受,好像被人打了一拳,这种感觉比他因为在状态不稳的情况下使用仙法转轮器穿越空间穿到小世界所受的伤还要难受很多,他……根本就放不开这只小兔子啊,想要到到哪都带着小兔子,让小兔子一直窝在他的怀里,哪里也不要去。

说到伤势,朴灿烈心里有点疑问,自己贸然使用仙法转轮器穿越空间到小世界所受的伤怎么这么快就好了,自己因为突破了半步化神,直到今天才能运转功法,前几天根本就和普通人差不多,虽说不能运转功法身体的底子在那里摆着,但是按照以往的恢复速度,自己应该十天半个月才能好的差不多,没想到五天就好了。小兔子给他敷的草药他也看过了,按理说应该只对练气期的修士起作用,对自己来说根本一点用都没有。大概是受伤的时候怀里有兔宝宝这个小可爱,所以才好的这么快吧,这样想来,更不能一个人走,把兔宝宝小可爱丢在这里了。

“灿烈……你……要走了嘛?”张艺兴本来是去外面采果子,又用以前采的草药换了他最爱吃的烤鸡,想要带回来给朴灿烈吃。朴灿烈本来就受着伤,自己因为照顾他一直没有给他吃一顿好吃的,小兔子心里可愧疚了,怎么能饿着大帅哥呢。

朴灿烈要是知道了真想笑一句“小傻子”,自己已经辟谷了,吃东西也只是为了口舌之欲,他可不想因为吃的而让小兔子离开自己,哪怕是一小会。可是看到小兔子天天这么照顾他,担心着他,他心里暖暖的,像是吃了仙界最好吃棉花糖,甜到心里去了。

可是当朴灿烈看到小兔子因为害怕他离开连最爱吃的烧鸡都顾不上掉在地上,眨巴着蓄满泪珠的星星眼,贝齿咬着下唇,委委屈屈像一只被人抢了那个最喜欢的大萝卜而伤心的小兔子,耳朵都耷拉了下来,可怜兮兮的。自己的心也更着难受起来了。

朴灿烈连忙把小兔子揽回怀里,吻了吻他的大眼睛,温柔的问:“兔宝宝,舍不得我走嘛?”

这个时候张艺兴哪里还计较朴灿烈叫他兔宝宝这种事情,委屈巴巴的点了点头,反正他们相处的这几天朴灿烈就没有好好的叫过他的名字,不是小兔子,就是兔宝宝,要不就是小可爱。

朴灿烈心里像是烟花一样炸开了花,小兔子也舍不得我啊。

“兔宝宝,我也舍不得离开你,你和我回我的宗门好不好?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可是,颤捏……我不会修炼啊,呜呜……”小兔子因为委屈的不行,声音都变了,变的更奶气兮兮的,简直就是诱人犯罪的行为。

“没事的,我教你,我不想离开你,好不好?”朴灿烈用手把小兔子的头搂在自己的怀里,让小兔子听着自己的心跳,用下巴蹭了蹭小兔子软乎乎的头发,用低音炮诱惑着小兔子。

“恩……”张艺兴哪里能抵挡的了朴灿烈的低音炮,而且灿烈对他好温柔啊,自从晚上睡到灿烈怀里,他天天睡的特别安稳。他长这么大,从有意识以来,每天晚上睡觉都觉得很难受,尤其是每月十五号的晚上,他都觉得全身像被无数只虫子咬着一般痛苦,可是这个月因为睡在大帅比朴灿烈的怀里,他感觉到好温暖的感觉,他从来没有体会到的温暖。

评论(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