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十九

主营魂蛋❤️灿兴 副all兴
中篇易烂尾 长篇易弃坑
更文随缘

逢君

*皇帝勋x前朝皇子兴


*狗血向



--------------------------------------------------------------------------


1.

“艺兴,难得你愿意见我....”吴世勋看着正在为他斟酒的张艺兴,又望了一眼因为是中秋而圆满的明月,在张艺兴看不见的时候露出了苦笑。


“今天是中秋佳节,你怎么没有和大臣们一同过?同我在这逐月台喝酒。”张艺兴抿了一口酒,言笑晏晏的望着吴世勋。


“你是知道的,无论我在做什么,只要你一句话,我定来见你。”吴世勋看着难得露出笑容的张艺兴,在月光的照耀下,当真宛若天上的仙子,终究是可遇不可求。


“在喝下这杯酒之前,我再说最后一句话,”吴世勋一手握住张艺兴的手,见张艺兴没有挣开,即使知道他是有所图谋,还是不禁的开心起来。


“张艺兴,我爱你。这是我最后一次说了,你不用再烦我了。这辈子....终究是我没福,下辈子....”说完吴世勋就抓起酒杯一饮而尽。


2.

“等等,”张艺兴抓住吴世勋正在往嘴里送酒的手,“吴世勋,你什么意思?”


“艺兴,其实你不用这么辛苦的骗我。只要你一句话,不论你是想要这江山,还是想要我的命,我都给你。”


“你知道了?”张艺兴看着落下清泪的吴世勋,说不上的难受。因为他是最清楚吴世勋这句话并没有半点虚言的人。


“是,我知道你是亡国皇子,接近我不过是为了这天下。其实在我见到你第一眼我就知道了。”


“那你为什么....”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不过是因为第一眼就爱上你了。那时我就知道我输了,因为不论你要怎么对我,我都甘之如饴。你要这天下也罢,要我这条命也好,总归我有能让你惦记的东西,总归我能在你身边多待一会。”


“世勋,值得么?”


吴世勋第一次听到张艺兴叫他世勋,从前也只得疏远的皇上。怎么不值得啊,他这条命换来了艺兴的世勋两字。


吴世勋逞张艺兴不备,将杯里的毒酒一饮而尽。


“没有值得不值得,只有愿意不愿意。不过是命罢了,它早不是我的了,我的心给了你后,我也只不过是一副空皮囊。你不用难受”吴世勋抱着张艺兴,用手擦掉他不知多时候留下的泪,在他怀里笑的开心无比。


张艺兴看到笑成月牙眼的吴世勋,他们曾经的一幕幕放映在脑海。吴世勋会为了他以九五之尊下厨,只因为他曾说过喜欢会做饭的人;会为了他亲手遣散后宫,即使自己从未说过半句;会为了他造逐月台,只因他说思念家乡;会为了他抛下群臣政务,哪怕心里知道是他骗他的。


“吴世勋,你别死,你不是最听我的话了嘛,我让你别死,听见了没有!”


3.

吴世勋睁开眼睛,不是他往常睡的房间。环顾了一圈看到趴在自己床边睡觉的张艺兴,睡觉乖乖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


张艺兴好像感知到了吴世勋醒了,又因为刚睡醒懵懵的抬起头,看到吴世勋睁着眼睛看着他。心口一酸又不知道为什么委屈的不行,没忍住就哭出来了。


他在吴世勋饮下那杯毒酒的时候才终于发现他同样爱吴世勋。怎么能不爱?不过是以前总在自欺欺人,理智总是在拒绝心意。还好他喂吴世勋解药即使,又求着金钟大救下吴世勋,不过即使这样,吴世勋的身体还是受损了,可能再不如以前康健。


吴世勋看着面前眼睛哭的红红的张艺兴,替他擦了眼泪。开口问:“你舍不得我死?”


张艺兴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这是他第一次在吴世勋的面前如此诚实。如果吴世勋仔细看,还可以看到张艺兴微微泛红的脸颊。


也罢,张艺兴既然不希望他死,他就好好活着。无论张艺兴是愧疚也好,是怜惜也罢。只要他愿意,他就陪着他。


4.

这几天就是金俊勉的登基大典了,也难怪好几天没有见过张艺兴的人影了。


5.

“世勋,你觉得这个花纹好不好看?”张艺兴将花纹递给吴世勋。


吴世勋心里难受的不行,他第一次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原来活着真的比死了还要难受百倍千倍。


他怎么看不出来张艺兴在为结婚做准备,他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张艺兴去结婚,正大光明的和一个人在阳光下三拜天地,接受众人的祝福。


可他忽略了张艺兴泛着粉色的耳朵尖。张艺兴第一次主动的想要保护他和世勋的这段感情,他已经想过了,以前世勋太累了,他想要给世勋一个惊喜,等他准备好,就向世勋求婚。他们可以结婚,从此与月老说好,这一辈子都不分离了。



6.

“艺兴,你想过结婚吗?”彼时的世勋已经准备好一切,其实只要艺兴的一句话,他可以不顾天下而与张艺兴结婚。


他第一问自己的心上人,因为紧张,汗水已经把衣服浸湿了。


彼时的张艺兴是这么回答的:“皇上,臣说过,臣有心上人。”


7.

“艺兴,你现在还有心上人吗?”看了几日为结婚做准备张艺兴,吴世勋还是没有忍住,抱着最后的期望颤抖的问道。


张艺兴没有注意到吴世勋颤抖的声音,想着再忙几天就准备好了,就可以和世勋求婚了,世勋会开心的吧。有些羞涩却又开心的朝世勋笑着。


“有啊。”张艺兴在心里默默的补上了,是你啊。


8.

“吴公子,你现在身体还没好完全,外面太冷了,对身体恢复不好,吴公子...”


吴世勋撇下照顾他的小太监,因为他看到了张艺兴。他正准备和张艺兴打招呼才发现张艺兴旁边还有一个男人。


他看见了张艺兴把手上的玉佩递给身旁的男人,那个玉佩他知道,是张艺兴一点一点自己雕刻的,为此手受伤了好几次,他好几次想要劝张艺兴。可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张艺兴是为了心上人准备的,他哪里有资格劝呢。


他看不下去了,转身回了房间,原来艺兴是要和那个男人结婚啊。


他不知道自己要逃走还是把这条命还给张艺兴,他要是逃走,艺兴会不会还要找他,那样会不会耽误艺兴的婚期;但是他要是自杀....


或许艺兴能记住他一辈子,果然他还是这么自私,还是放不下艺兴。


张艺兴,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9.

“白白,你说我把这个给世勋做订婚礼物好不好?”张艺兴把玉佩递给边伯贤,他最好的弟弟。


“艺兴啊,你果然陷进去了,你真的想好了?”


“想好了,他从前为我做的太多了,现在我们恩怨已尽,可以好好的在一起了。”


“对啦,白白你替我瞒着点,明天我就向世勋求婚了。”


10.

“世勋....世勋....为什么?”


张艺兴回到房间就看到吴世勋胸膛上插了一把剑。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肯再等等我,明明明天我就要向你求婚了。


罢了罢了,总归是我欠你的,一条命赔给你,下辈子,我追你吧。


张艺兴两手与吴世勋十指相扣,倒在了他的怀里。


11.

桌子上独留一张吴世勋的画作,或许是吴世勋送给张艺兴的新婚贺礼。画的是他们的初见,张艺兴坐在秋千上朝着他笑。


12

题文:“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无关风雨月。”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