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十九

主营魂蛋❤️灿兴 副all兴
中篇易烂尾 长篇易弃坑
更文随缘

[all兴] 醉逍遥 7

*甜甜甜

*又名《小哥哥回忆录》

————————————————————————

7.

张艺兴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抬头看了一眼窗外,才发现已经是早上了,想要起床继续练剑法,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人抱住了。

???

张艺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昨天没有睡在平常的房间,昨天给俊勉大师兄按摩完了以后又聊了一会天,然后自己好像就模模糊糊的睡着了。

俊勉大师兄?那抱住他的是俊勉大师兄了?

张艺兴模模糊糊的想要从金俊勉的怀抱里钻出来,却发现俊勉师兄抱的好紧啊。他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自己的处境,发现他的头枕在了俊勉师兄的手臂上,俊勉师兄的另一只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腰,自己的双手还抓着俊勉师兄的衣服。

啊啊啊,这个姿势,太羞人了,怎么会这样啊。

其实金俊勉早就醒来了,发现自己怀里的小可爱睡得还香就没有动,直到小可爱也醒过来,他大概知道小可爱想了什么,所以耳尖才会偷偷的红起来。

真是个藏不住秘密的小可爱呢。

金俊勉揉了揉张艺兴的软毛,哄道:“小可爱起来了?我们吃早饭好不好?”

“啊……好……”张艺兴明显还没有从昨晚羞人的姿势中反应过来,挠了挠自己因为睡觉变的乱乎乎的头发。

直到金俊勉端着早饭回来,把他抱到桌子面前,他才反应过来。

啊啊啊,俊勉师兄为什么抱我过来啊,明明我没有受伤啊。可是俊勉师兄已经辟谷了,不用吃东西,那么桌子上的食物都是给我准备的,俊勉师兄好体贴啊。

于是金俊勉看到面前的小可爱用害羞又感激的目光看着他。这个小傻瓜,真是藏不住秘密的孩子呢。

金俊勉一边陪着张艺兴解决桌子上的食物,一边问道:“小可爱,马上就是幽泉仙宗掌门人的千年寿诞,你要不要陪我去幽泉仙宗贺寿啊?”金俊勉看着面前吃的无比欢快的小可爱,宠溺的替他擦了擦嘴角,“你自从从小世界离开后就是在这里待着,我带你出去就算玩一玩好不好?”

“只有我们两个人去嘛?咧咧……咧咧肯定去不了,世勋白白嘟嘟倩倩他们呢?”

“我去的话珉锡哥肯定要留下来管理仙宗的,倩倩最近正在钻研功法,钟仁的病还没有好完全,嘟嘟要留下来治疗钟仁,世勋也快晋级了,白白……倒是没什么事,你要是喜欢,就我们三个一起去?”

“好啊,好啊。那我回去收拾收拾东西。”

“恩……不急,你慢慢收拾,过两天我们才出发呢,这两天我要处理一下仙宗的事务,安排一下我们离开仙宗后的管理。你这两天好好休息,恩?乖。”

在金俊勉处理好事务后。三个人向幽泉仙宗出发,由于从太清仙宗到幽泉仙宗要经过好几个大世界,所以三个人和十几个精英弟子是坐的空间梭。

空间梭,顾名思义就是用灵石启动用来穿越空间的仙器。也只有掌管十万世界的十六仙宗和十八魔门才能得到空间梭这种极品仙器,而就算别人拥有,也支付不起启动空间梭的灵石,那基本是天文数字。但是空间梭在穿越空间的时候十分的稳定,基本不会发生意外,而且只要两个元婴期的弟子就可以控制。

所以在空间梭上的几天,像金俊勉边伯贤张艺兴这样的掌门嫡传弟子只用待在房间里修炼就可以了。

但是张艺兴第一次坐空间梭有点害怕,一直拉着他的俊勉师兄的衣服不肯松手。

金俊勉看着害怕的小可爱,也心疼的不行,把人拉回自己的房间,抱他坐在自己的腿上,想着和他聊天开分散他的注意力,使他不要那么害怕了。

“小可爱,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珉锡是大哥,但是我是大师兄?”

“诶?不知道呢。”小可爱果然被金俊勉的话所吸引,乖乖巧巧的坐在金俊勉的腿上瞪着疑惑的兔子眼望向金俊勉。

“那是挺久以前的事情了,我,珉锡哥,倩倩,钟仁其实都是金家的人。金家是金玄大世界的掌控家族。

金家是生我养我的地方,但是……也让我……无法接受。金家存在的太久了,虽然肯定比不上太清仙宗这种庞然大物,但是对于一个大世界来说,确实太久了。

我从小就展示出了天才的天赋,再加上我是金家族长的嫡子,自然被全家族重视。我没从来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屡屡打破记录。

我那是只不过是个孩子,曾经偷偷看过凡人看的话本,他们说父母的爱是最无私最伟大的。但是我从来不知道爱是什么,因为我的父亲母亲只关心我的心法有没有参悟透彻,我的功法有没有进阶,我的修为有没有长进。

我以为至少父亲母亲是在乎我的,但是直到我被人陷害,我服下了散气丹,修为从金丹后期一下掉落到了凡人的境界。

照普通修仙者来说,一旦在元婴期之前服下这个丹药,不但修为一落千丈,而且此生基本不可能再有长进,也就是我不可能在修炼了,只能做凡人。

那时候,我才知道,从云端掉到云泥的感觉。所有的人都在嘲笑我,包括我所谓的父亲母亲。有些人不过瘾,看作为族长的父亲也放弃我,变本加厉的欺辱我,想要把我曾经的荣耀和尊严踩在脚底下,狠狠的踩碎。

我偏偏不相信我再也修炼不了,从头开始,没有再用过金家任何的修炼物资,最后我果然成了那个奇迹,成功重新修炼出金丹,而且比起我第一次结的九品金丹,我这会更是结出了基本全是奇迹的极品金丹。

我也就是那个时候认了珉锡哥的,在我结金丹的时候,要不是他在旁护法,恐怕我早一葬身妖兽之手了。

其实原来我们就互相认识,我是代表族长派的天才,而珉锡哥是代表长老派的天才,我们一直是对手,却又惺惺相惜。

但是却是珉锡哥,在我最难过的时候帮助了我。我知道,这个兄弟是认定了。

而当我们一同参加万界之战又成功登顶的可以选择的仙宗的时候,珉锡哥却让我先选择。他说这样不论我们两一同进哪个仙宗,我都是他的师兄,以后杂七杂八的事情,我都可以帮他挡了。其实我哪里不知道,他不过是护着我罢了。

而金家最让我恶心的事情就是不论是长老还是族长,都养了很多鼎炉,那是我无意间撞见的。他们表面上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私底下却如此令人作呕,我看到过好几个被他们玩死的少男少女被扔出去。

据说养鼎炉这种恶习是从一位族长传承下来的,那个族长曾经在别的世界遇到了以为体质特殊的人,采补了他后,修为一日千里。那个人好像叫做李相赫,据说仙妖之战就是为了争夺他。

后来我和珉锡哥回金玄大世界完成任务的时候,偶然遇到了倩倩和钟仁,他们是一个被金家当成鼎炉怀孕后好不容易逃出来女人生下的。

那个女人生下他们后就去世了,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但是看到倩倩明明没有力量还要护着钟仁的样子,我还是心软了。把他们两个带到了太清仙宗,想着要是天赋好,可以慢慢修炼,要是天赋不好,做个凡人我也能护他们一辈子,总比在外面挨饿受冻好。

……”

金俊勉讲了很多,讲了很多他从未给别人讲过的痛苦和挣扎。他看着坐在他腿上因为听他经历而难过到哭出来的小可爱,把他揉到怀里。

“俊勉师兄……”小可爱从来不知道谦和温柔的大师兄也曾经活的这么痛苦,他用淬着心疼眼泪的眼睛望着金俊勉。想要安慰他,想要说自己也很心疼他,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金俊勉看到他的眼睛,什么都知道了。毕竟是个藏不住秘密的小傻瓜。狠狠的抱了抱面前的小傻瓜。

“我知道的。”知道你不知从何说起的心疼,知道你想要给予的温暖。

不过,小傻瓜,经历过阳光温暖的人就再也无法回到阴暗处了。你既然给予了我温暖,我就不会允许你的离开。

同情和心疼也是对一个人的特殊,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真的爱上我。

————————————————————————
*我会说原来这个设定是为了开长途车嘛?但是为什么感情戏越写越多,离车估计还有十万八千里(╥ω╥`)  

评论(15)

热度(51)